人生第一次感受到面对死亡的恐慌

自27号回国截止今天已经12天了, 回来后从有意识隔离到几天后的无意识隔离,这几天出现小咳嗽外无其他非管的特征,偶尔的咳嗽应该是受凉引起, 就这足以让我无比恐慌,时不时有意识的去摸摸自己额头是否高烧,虽然回来一直戴着N95但还是心有不安,也查了卫健委公布的航班信息也没有发现我乘坐航班上有疑似病人,我想我应该不会那么倒霉,这是我人生第一次感受到面对死亡的恐慌。

由于房子不经常住,wifi早已停掉,对于我这个靠互联网生存的人来说简直是度日如年,试了下手机网络勉强可以用,我就这样开始了我一个人的隔离,时刻在关注关于非管的实时动态,说伟大点是关注国内疫情,其实是自私的关心自己和亲人,但越关注越害怕,想想老婆和孩子,再想起老婆那张臭嘴说的不吉利的话我真是思细级恐。

半夜给老婆发信息说这次回来有种生死离别的感觉,她也不回复,她怎能感受到我当时的恐慌情绪,害怕他们担心我一连几天也没给孩子们发视频,其实很想他们也很担心他们,只能发信息提醒他们注意保护自己,出门要戴口罩,真心希望这样的经历以后不会再有。

晚上就开始失眠,越失眠越思绪万千真是痛苦至极,还好是自己一个人的承受。值得庆幸的是老婆和孩子 在国外不用像我一样经历这场大疫情所带来的恐慌。真心希望所有的亲人都平安健康,面对这场疫情一定要注意防范。

这些天还有好多事值得记录但真没心情写, 从今天起珍惜眼前所拥有的一切, 希望我们都是健康的!

醉意人生随笔之1664

自从上次送老周啤酒发现马来有1664啤酒后,我就对马来的1664充满期待,虽然我在国内不喜欢喝1664,对于我这个重度德国啤酒爱好者来说真不喜欢同样来自于欧洲的1664(法国品牌),首先它虽然比工业啤酒好喝些,但我个人感觉1664果味太浓,麦香味少香味多(应该加有香精)这是我不喜欢的原因,但我来马来西亚几个月基本把能见到的啤酒尝试完了都觉得难喝之极,所以就特想尝试下马来的1664是什么味道。再后来我在小区附件的超市发现有卖一罐一罐的就赶快买一罐尝试下味道,发现确实不负所望,超出了我的预期,至少比其它啤酒都好喝些。

今天周六送Judy去上英语培训机构的课,两个小时的课时让家长确实无聊,就和老周媳妇一起去买买买,今天我们终于又发现了一家大型超市有卖1664,一件售价MR138.99,记得送老周时候买的是MR149.99,便宜不是重点,重点是有货,赶快先搬一箱走人。

但是,此刻只能说但是,买回1664后的几个小时我一个人就喝了四分之一,外加上之前的库存,我整整干了5灌,有朋友看到5灌会呲我,因为在国内5灌算什么,是的,国内5灌真不算啥,即使去酒吧也是10灌起步吧,但是在马来你首先面临的是国内的外汇管制,国内的钱带出来是真的不容易,虽然我有通过美股和数字货币可以折腾出来,可怜的是我们现在连个马来的本地银行账号都没有,所以一切的一切只有自己去体会。

但是今晚酒后和老周、亮亮微信畅聊,觉得真可以在马来搞一个自酿啤酒机,毕竟都是喜欢喝酒的人,老周是两瓶白酒不倒,至于亮亮我先说亮亮是10瓶啤酒不倒,他回复他说酒量没这么次,他自己说是雪花不飘他不飘,我错了,所以马上回来修改下。想象下我们这么一群人要是天天在马来买那种不好喝的啤酒也真是受罪啊。哈哈,一些的一些尽存在于计划中,但希望付诸于行动。加油!

马来西亚我们来了

如今是一个交通发达,人口流动激烈的时代, 而我和我身边的人都未曾随这股时代的风流而动,都固守在那片我们最熟悉的出生地,这其中大多数人还未曾出国门看过外边的世界。一晃30几年过去了,我已成为两个女儿的父亲,看着心爱的女儿让我思考的是我该如何培养她们,好让她们有一个充满丰富多彩的人生。我对丰富多彩的定义是有足够的认知和经历,自信勇敢的去探索这个世界,并能够在这个广泛的世界里找到自己正确的人生观和世界观。

2018年春节我隐约感觉自己明白了一些什么,突然明白孩子才是我最宝贵的财富。于是我在2018年做了一个勇敢的决定,我们要送孩子去国外接受教育,希望孩子长大后有流利的中英双语,更有自信、勇敢和坚强。但回归现实 Judy 已到了入学年龄,计划总归落后于现实,我们只好屈从于现实在深圳给 Judy 找了一所私立外国语学校读小一,一是私立学校有别于公立学校学习氛围相对宽松些,二是希望外语方面可以加强学习。

Judy顺利入学后我就研究各个国家的移民政策以及教育质量,研究后发现好的教育还是在美国,于是开始联系我的朋友美国移民律师黄笑生沟通移民美国事宜,可行的方案中从L1到E2到EB3,需要大额资金外还都需要一定时间的排期,黄笑生建议我可以在国内把小学读完这样不仅可以掌握一定的中文基础也刚好等待美国的排期,我们也只好接受了这个方案。Judy 虽然每天都有外教课,但小一上完后我们发现在学校学习的英文相对简单,我们想趁暑假期间给 Judy找机构加强英语学习,在深圳没有找到一家全天上课的机构,全是按课时上课,最后选择离家比较近的某某专业美国英语机构,我们惊讶的发现他们老师拿不出美国教师资格证,和缴费前所说的完全不一样。

一气之下我们退了费,开始想是不是可以先去一个有英语环境的国家过渡下,我们再次研究后发现马来西亚刚好符合,先前有听说马来西亚人是语言天才,我们决定亲自去感受下,从一个Grab司机身上我们确定了这个事实,一个Grab华人司机可以说中文、英文、马来文,这真是一个神奇的国度。我们看了原来预定的吉隆坡中环公馆房子也带Judy去看了几所国际学校,Judy出奇的喜欢这样的学校,回国后开始着手准备Judy到马来西亚读国际学校的事情,通过几次往返马来西亚,Judy因为语言原因没能考进心仪的美式国际学校,现在Judy已经顺利入学一所英式国际学校。

目前我们一家Judy以学生签,妈妈和妹妹分别以陪读签和依附签在马来西亚,而我作为主申请人已提交马来西亚第二家园等待最终批准。